全國統一服務熱線:400-160-5577

優惠活動

兩百米高樓七千萬拆 就跟玩兒似的

發稿時間:2015-12-11 15:57:00來源:

   光明網評論員:津門雖小,一向風虎云龍。若不是近年來的幾樁大新聞,外人還不知道,在這咫尺天顏的地方,一個公安局局長就敢稱“爺”;在這王畿之地,竟能醞釀出一場足以寫進當代史的特大爆炸。而更多的盤踞在這里的勢力,正隨著反腐陸續浮出水面。

  比如,天津正準備拆除的“65層超高樓”和它的官二代主人。關于他與它的故事,《天津日報》新媒體的報道是這樣寫的——

  水岸銀座,與海河僅一路之隔。在河的對岸,是城市規劃的主中心:小白樓地區。極佳的區位優勢,加上誘人的銷售價格,讓不少人對其抱以厚望并選擇出手。2011年底,水岸銀座開盤后曾一度連奪銷售冠軍的頭銜。它的開發商與名門廣場一樣,是在津城“紅極一時”、現已身陷囹圄的趙晉——江蘇省委原秘書長趙少麟之子。目前,趙少麟被立案偵查并被采取強制措施。目前,水岸銀座的3座超高層公寓將全部進行拆除。

  等到拆樓的新聞發出來,人們才看到蓋樓時的驚人荒唐。樓高超過200米的巨型建筑,距離海河只有50到60米的距離,而樓與樓之間的間距只有“一線天”,建筑容積率(密度)超過4.9,單層樓內住戶就超過七十戶,幾乎可以形容為一個巨大的鳥籠。且不說生活舒適度,也不論周邊的醫療、教育資源能否匹配這樣的人口密度,僅僅考慮火災這一種情況,建筑內的電梯與消防通道都無法承受如此多住戶的疏散壓力。一旦發生意外,這座鋼筋水泥的牢籠不啻集中營,而可能產生的災難性后果不啻草菅人命。

  65層超高樓建成不能用、再花費至少7000萬拆除,這被媒體形容為“在國內沒有先例,在全球恐怕也屬罕見”。其實還有比這更罕見的事情,那就是普通人聽起來都會倒吸一口涼氣的規劃設計,竟然暢通無阻的經過了選址、規劃、施工圖審查、施工報建、竣工驗收等一整套繁瑣環節,竟然波瀾不興地通過了一般房地產項目審批要通過的近二十個單位。人們不明白,對這樣一個奇葩建筑,國土資源局、建委、環保局、地震局、消防部門為何無一提出反對意見甚至疑問?就好像人們至今仍在求解,天津港爆炸的“肇禍者”瑞海物流公司,怎么那么容易就能通過安評、環評、資質審批、日常監管構成的鏈條?

  也許這兩個答案是一樣的。這個答案既然能在天津港留下巨型深坑,也能在小白樓留下張狂的高樓;既能讓一個資質不全的企業橫行北中國最大的綜合性港口,又能讓一個衙內把自己的權杖插在津門一個半世紀以來形成的文化地標上。掌權者通吃一切的現實,各個公職部門被權力馴化的程度,都寫在了這幢隨腐敗而興、隨反腐而敗的超高建筑上面。

  更值得一提的是,蓋“兩百米”高樓花“七千萬”拆的故事,可能并不只此一家。媒體曾報道,趙晉所控制的地產項目涉及江蘇、天津、山東和河北等地,注冊數十家公司,并在北京和海外注冊數家公司,相互交織,令人嘆為觀止。不知道這里面還有多少高樓和樓內交易,將面臨曝光的命運。

作者:
四川体彩金7乐